新書報報

精選書評

純真的相遇,純真的擔憂
★偶遇「人性之惡」
◆駱以軍 作家

我其實在《計程車司機》出版後,帶書搭車送不同運將的過程,有遇過一位我覺得有「人性之惡」的運匠。

閱讀更多

純真的相遇,純真的擔憂
★重返失落的時光
◆駱以軍 作家

《純真的擔憂》原應是一本「不存在之書」。

閱讀更多

不是那麼浪漫的事
讀《回家種田》
◆果子離 作家

《回家種田》一書以「一個返鄉女兒的家事、農事與心事」為副標題。此書好在「心事」。有農事、家事而無心事,則寫作流於浮面。是心事,讓書有了縱深。

閱讀更多

月光海洋
讀夏曼.藍波安《大海之眼》
◆張瑞芬 逢甲大學中文系教授

這回,沒有飛魚和鬼頭刀,也沒有老人與海,夏曼.藍波安筆下難得呈現了蘭嶼小孩勇闖台北的孤星淚。從漢人鋪天蓋地的歧視說起,西半部平原,就是一個奴工島,是邊陲島嶼之人誤入的叢林。

閱讀更多

帶著距離的理解
讀金宇澄《回望》
◆朱嘉漢 作家

也許是對《繁花》印象太深刻了,字句間跳耀出擾亂著話語的竄顫之意象,密密麻麻構成本書最大圖景的無數「不響」。你知道每句「不響」必然藏著更多的心思流轉。

閱讀更多

文之路上
讀言叔夏《沒有的生活》
◆黃茂善 台灣師範大學台文系學士生

言叔夏《沒有的生活》收錄了35篇散文及一篇極短篇小說,延續著《白馬走過天亮》,我們可以看見她的書寫早已超越、解構了抒情傳統的中國性與西方理論兩者自成一家,並且踐履於生活之中,但同時又如黃錦樹在評論《白馬走過天亮》時一般,有自覺地在「現代散文」這個文類中書寫;書名的英文“Life Nowhere”,讓「無處」從「沒有」更可衍伸為「無處不在」,強沒有以為有。

閱讀更多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