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書報報

精選書評

隱遁中的回歸
我讀阿奇科.布希《隱形的奧義》
◆高大威 現任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文系教授

早在古希臘時期,亞里斯多德就說人是社會性動物,甚至認為離群索居的人,不是野獸,就是神靈。他言重了,許多離群索居者既非野獸,亦非神靈,僅僅與眾不同或者不喜社交而已。不過,人確實脫不開群性,每個人的自我固然皆有別於人,卻都是在與他人互動的過程中逐漸成形。

閱讀更多

連明偉的刺青圖
評《藍莓夜的告白》
◆黃建宏 關渡美術館館長

「我必須下定決心,走進人群,寫下困惑,記錄正在發生的歷史。……這些字詞、情感與投射的精神,恆常護衛不同族裔的未來。……我必得行走。」(〈藍莓夜的告白〉),如果這幾句話似乎表明了連明偉這本書的初衷,那麼走進人群、記錄歷史、不同族裔就會是讀這本小說的重要線索,人、紀錄與差異或許構成了這本小說的實體,一本聚集「人」的小說,一本集合紀錄的小書,一本將跨越全球的人們聚集在飯店裡的書。

閱讀更多

某君,遊走《人間三步》的吳錦發
◆潘怡帆 巴黎第十大學哲學博士,研究當代法國哲學、文學理論與批評、美學

2019年8月某君不知為何書寫。在兩位叔叔接續過世後,他惶然提筆,企圖推翻地理師斬釘截鐵的迴光反照之說:「人要在最後一刻,才會看到一生的影像濃縮」。他開始記下舊人故影,先於死亡一步,臨摹人生最後一刻會看到的畫面。由於現實的死亡尚未降臨,他所寫下的不會是最末一眼的回顧,而是在活人之境凌空建造的迴光之景,以便圍捕那無人親身經歷,無可活返交代,亦無人知曉的死亡時分。

閱讀更多

為什麼要回來寫小說?
評黃春明《跟著寶貝兒走》
◆阮慶岳 現任元智大學藝術與設計系教授

《跟著寶貝兒走》的書腰寫著:2019年台灣文壇大代誌──黃春明:「我回來寫小說了。」
對於一個普遍被認為是解嚴前「鄉土文學」的代表作家,並且已經得到諸如「國家文藝獎」、「吳三連文學獎」與「總統文化獎」等台灣最高藝文獎項,也有各種學術論文反覆研究的作家,這樣的宣告確實是引人注目的。

閱讀更多

在台灣的青春浪流連
讀李紀《私の悲傷敘事詩》
◆蔣亞妮 目前就讀於成功大學中文所博士班。

2018年,台灣樂團茄子蛋寫出一首〈浪流連〉,低啞唱著:「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,欲怎樣開花,少年家怎樣落地?咱攏是為著愛情來浪流連。」浪流連這一無所事事浪蕩子的形象,於是被注入更多深情柔軟的語境,穿越時空與山嶺,奇異地在我閱讀李紀這本《私の悲傷敘事詩》時,不斷響起。

閱讀更多

用自己的拳頭把自己打倒
讀《昨日報──我的孤狗人生》
◆果子離 教過書,編過書,而立之後,寫稿為生。

卜大中《昨日報──我的孤狗人生》以「回憶」為主軸,編排不依時序,而循主題,主題以其報人生涯所見所聞與人事遇合為經,以個人生活狀態與重要經歷為緯,縱橫交錯,勾勒出一個時代的側影,從側影中又折射出歷史的正像。

閱讀更多
TOP